LE家杂物堆放处
登录形式
目录
[5]
如你们所见,放坑的地方
同人 [3]
[官方同人]和给别人的同人以及来自他人的同人的页面链接
树洞 [18]
说不出的言语
搜索
日历
«  September 2012  »
SuMoTuWeThFrSa
      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
Entries archive

主页 » 2012 » September » 8 » [Ingo&Emmet]「多讨厌才能视而不见」
4:13 AM
[Ingo&Emmet]「多讨厌才能视而不见」
食用前请注意:
  本篇是类似于前传性质一般的存在。
  Emmet视角。
  非腐向,但是看成腐也不是不可以。
  奇妙的穿越有。
  时间轴坐落于伪春菜中收录的故事发生前1~2年。
  重制版。


 哥哥的头发很漂亮,顺滑又富有光泽。
 哥哥的脸很漂亮,严肃却意外的英气。
 哥哥的手很漂亮,修长又骨节分明。
 哥哥的身体很漂亮,完美的找不到一丝瑕疵。
 哥哥的头发很漂亮,想要抚摸它。
 哥哥的脸很漂亮,想要亲吻它。
 哥哥的手很漂亮,想要一直抓着不放。
 哥哥的身体很漂亮,想要抱着,直到永远。
 但是。
 哥哥大人,现在这个情况,维持了到底多少天了呢?
 学着像哥哥的样子抽烟。
 抽出烟卷。
 哥哥大人应该是这样掏出火机的吧?这样...按动手柄...点着...呜啊火好可怕...熄灭了?嗯再来一次。
 烟圈如愿的喷吐出来。
 ”哈啊...咔...”
 好呛。
 哥哥大人喜欢这样的东西么?
 学着想哥哥大人一样喝黑咖啡。
 将上等的德国产咖啡豆倒进手工转磨,转动手柄,大颗大颗的咖啡豆便渐渐变成齑粉状。哥哥大人说过,手工现磨制成的才是正统的黑咖啡。
 然后将磨好的咖啡倒进专用的咖啡壶煮沸,滤去残渣,将黑色的液体倒进杯子。
 浓浓的漆黑一片,一点方糖和牛奶也不放。
 应该是用这样的姿势端杯子?
 ”...好苦...”
 哥哥大人喜欢这样的东西么?
 学着像哥哥大人一样工作。
 ”您好,欢迎搭乘雷纹市地下铁,我是列车长Emmet。请问有什么我能为您服务的事情?”
 哥哥大人应该是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每位乘客吧,谦卑恭敬,又绝对不失威严和距离。
 人好多。
 服务每个人都好累。
 哥哥大人喜欢这样的事情么?
 哥哥大人,好辛苦。
 但是,到底有多讨厌,才能够对我视而不见呢?
 ”哥哥大人。”
 再次鼓起勇气,走进单打地铁的乘务室。
 哥哥大人果然在平时应在的位置上。
 脊背高傲的挺直,和往常一样,端坐着批改眼前堆叠成山的文件,桌子一角的咖啡杯还冒着热气。
 ”哥哥大人。”
 不管怎么叫都得不到回应。
 从背后抱住他。
 既没有回应也没有反抗。
 仿佛就像...
 仿佛就像我不存在一样。对,当我是空气一般。看不见,听不到。但是哥哥大人是看得见我的样子,听得见我的声音,甚至能够感受到我的拥抱。
 只是装做视而不见而已。
 哥哥大人,你讨厌我吗?
 到底有多讨厌,才能装做对我视而不见?

 我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。
 我是哥哥的替代品。
 ”嗯嗯准备OK”
 和哥哥一样的头发盖在帽子下方,和哥哥一样的脸颊挂上微笑,和哥哥一样的手掌戴上手套,和哥哥一样的身体披上外套。
 ”Emmet大人,今天来的真早呢。”
 接住下属递来的文件,再拍拍他的脸颊,将他的帽子向后凝转180度。”唔嗯~早上好。”
 我忍受不了哥哥大人忍受的痛苦我承担不住哥哥承担的重任,我所能做的,只有强做微笑,连着哥哥的份一起微笑。
 嘴角都快要裂开。
 哥哥大人,我做错了什么?
 心脏好疼。不对,一丁点疼痛都感觉不到。
 真的是这样?怎么可能。只是疼痛到麻木罢了。
 咔嚓。
 机械表内部齿轮转动的声音,如此的清晰。清晰到让人厌恶,正如那无数个数着这样的声音无法入眠的午夜十分。并不仅仅是秒针的带动分针牵引时针的无意义转动,而确确实实是,目的地是自己终焉的倒数(final countdown)。
 一开始的契机只是...”哥哥大人最讨厌了!对待乘客那么温柔!哥哥大人再这样做我就再也不理你了!” 日常拌嘴一般的情话。宠溺自己的哥哥一定会道歉然后两人继续沿着生活的轨道继续向前。
 一直如此,本应如此。
 但是哥哥却简单的点了下头,”啊啊,那就如你所愿(As you wish.)。”

 刚开始的几天,Emmet还沉得住气。
 不和哥哥说话,装做看不见哥哥。反正结果最终就是一方的道歉罢了。
 第一天,没有看到哥哥的影子。午休时坐在平时两个人一同吃午饭的休息室。两人坐的长凳,一人用怎么看都是奢侈,索性把双腿翘起来架在空出的另一边。被哥哥看到大概会被骂吧?他活该坐被我踩过的凳子。
 短暂的午休结束了,哥哥大人没有来,大概还是在生我的气吧。
 第二天,听说哥哥今天的工作不是很多,那么做饭给哥哥大人等他回来吃好了♡,吃了的话,就会消气吧?虽然哥哥大人总是吃蓝蓝路的快餐,但是他最喜欢的,嗯,是什么来着?忘记了。所以就做我喜欢吃的好了~啦啦啦~洗盘子洗盘子~
 ...哥哥从古董店搬来的大型挂钟嘎吱嘎吱的响动,时针和分针在最上端汇合。哥哥大人,还没有回来啊。反正是哥哥大人的错。
 ......
 第七天,我想一定是因为我做的过分了。
 七天来一直对我不闻不见,真的是我的错吧,所以,老老实实的道歉,然后对哥哥大人撒娇,重新言归于好。
 ”哥哥大人!我来找你玩了♡”
 推开单打地铁乘务室的门。熟悉的身影,在旁边,从未见过的家伙「存在」着。那个在哥哥旁边的人,是谁?从侧面揽住哥哥的肩膀,看着门口的家伙,是谁?
 ”......哥哥大人?”
 无人应答。就像我不存在一般,连那孩子也没有接话,只是看着门口。不对,是看着「我」。
 15、6岁,只能被称为少年的年龄,金色的头发刚刚及肩,鼻子下边的脸遮在连帽衫的高领里,甚至连性别都无法分清。
 感觉好讨厌。
 奇怪的违和感。
 虽然看不见,这个少年却确确实实的在对自己笑。
 嘴角上翘,双唇微张。
 照镜子一般的。
 在笑什么啊!
 慌慌张张的跑开,那笑脸却总是挥之不去。
 嘴角上翘,双唇微张。何等熟悉的表情。简直就和自己一模一样。在炫耀自己得到了哥哥么,在嘲笑存在如空气的我么?
 没错,从见到那名少年开始,自己的生活就开始脱离原本的轨道。

 我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。
 我需要哥哥。
 只要闭上眼就会看到哥哥大人,和那个孩子。眼角的腺体不受控制地分泌液体,划落到嘴角,伸出舌头舔舐,咸的发苦。秒针爬行的咔嗒声,让自己联想到第一天值夜班时候,在乘务室听到的地铁进站,车轮和铁轨挤压,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响声,搅碎机一般挤压脑部,夹杂钝拙的痛感。乘务室?把意识转移开来,蜷缩在被子的一角。寒意从四周向自己侵袭,指尖变的冰冷,伸展或者弯曲的动作僵硬起来。抱做一团,没有感到一丝暖意。
 意识在泡沫中飘浮,片刻浅眠中听到的啾啾声,睁开眼,灰豆鸽在窗外求偶,提醒自己并非在梦中。窗棂处传来敲击声,思绪再次中断,看向窗外,黑漆漆的一片,球形的水珠被拍扁在玻璃上,留下一个椭圆,接着又通过重力下落,划出条条水痕,视线回转,落在正前方的穿衣镜上,自己的脸像极了刚才看到的玻璃平面。抬起手,睡衣袖口的布料和面颊接触,胡乱的涂抹。意识放空,什么都不去思考。
 现在是几点?看向镜子旁边的挂钟,镂着雕花的针对称的将表盘完美地一分为二,身体脱离意识,自顾自的穿衣,洗漱。镜子里是睡?眼眶泛红,眼窝深陷,眼眸失去了平时的光泽,藏青色的让人联想到死去的琥珀。穿上衬衣,扣子扣到最后发现无论如何数目都不对,不明白为什么,重复着拆卸最后的扣子又重新将它挤入带着手工线头的扣眼。呆立良久,才想起是扣子扣串,解开来重新扣好。打领带,披上外套,身体迫切的需要摄取养分,但是连坐在桌子旁的勇气都没有,靠在嘎嘎作响的冰箱旁,一口一口的咬着冰冷的三明治。机械的强迫自己将咀嚼物吞下,干涩地摧残咽喉。
 皮鞋在齿轮中心的地面上摩擦,身边的人物不停的变换,别人的脸,像是被压缩过的像素图,蒙蒙胧胧的一片马赛克,分辨不出。
 "列车长,早上好。"
 对自己打招呼的人是谁?
 我尝试着回答,张开嘴,一个音节都发不出,该怎么回答?大脑在努力的搜寻着词汇。视线不经意的对上,感到心脏在那瞬间漏跳了一拍,慌忙别开视线。
 没有哥哥大人的世界,和别人正常说话的方式,不知道,和别人交往的方式,不知道,甚至在对话的时候都无力直视对方的眼睛。
 纯黑色,只要落入视界就绝对不会让之逃脱的纯黑色,一直一直,在自己身边的纯黑。
 这个世界,除了哥哥大人之外谁都不存在。
 真的好寂寞啊,哥哥大人。
 我大概在已经看到了我的终结。
 喂,我能杀掉你么?哥哥大人。
 刀刃抵在雅利安人标志性般苍白的脖颈上,稍稍向前一点就能够将哥哥大人刺穿。既没有惊慌也没有失措,掏出打火机点染嘴角叼着的烟卷,向另一个方向毫无迷惑地迈开脚步。仍旧,当我是空气。
 喂,我死掉的话你会心疼么?哥哥大人。
 坐在单打地铁乘务室的桌子上,看着水果刀的刀锋没入肌肤,并不痛,意料之外顺利的切割感,像是切蛋糕时蛋糕铲划入奶油的触感,但是看不到切面。红色的液体沿着手腕向下滑,给桌子刷上微妙的绯霞。原来会出这么多血,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感叹着,动脉大概倍割破,肌腱也断了几根,但是桌子旁坐着的人右手成弓形,一根鹅毛笔在手指间穿梭,刚劲的在文件上留下让人看不懂的花体字。是痛感恢复了?还是心在痛?仍旧,当我是空气。
 哥哥大人,您讨厌Emmet么?
 究竟有多讨厌,才会对Emmet视而不见?
 ”对了,不如让哥哥大人更讨厌我吧♡”
 回忆浮出水面随之而来的是灵感。
 ”拜托啦~帮我通告一下,双打地铁本日停止运营。”
 简短的向下级下达了这样的指示。”唉、唉...?!可是Emmet大人,这样私自停运...””责任我会全~部替你们承担的,不用担心啦。”
 索性就这样,出去放浪个一天算了。
 ”对了,哥哥大人要是问起就说我一直在双打地铁里呦☆。”

 嗯呵呵,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,哥哥应该会来吧。就算他不来,上面也会勒令他来的。
 偶尔遛遛哥哥的感觉真好。
 但是,一个小时后,我竟然再次站在双打地铁的旁边,准备登车。

 我还是,想见哥哥。
 就算被责备,也还是想见。
 这样的思绪萦绕在周身,每向齿轮中心外迈出一步,便痛苦一分。所以还是不自觉的回到了列车旁边。
 灯亮着。
 哥哥大人来了?
 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哥哥比较好?果然果然,还是往常的笑容吧!没错!对哥哥撒个娇,什么都会过去的!
 ”呦。”
 推开门,对我打招呼的是「那个孩子」。
 哥哥,不在。
 ”Subway Boss Emmet.”
 那孩子拉扯下连帽衫的高领,在那里的,果然是和我一模一样的表情。
 ”同时也是,方向调节员,Emmet。”
 ”你的列车(life)已经脱离了既定路线(routine)”
 仿佛看穿了我的迷茫困惑徘徊忧思哀怨告解一般,如此宣言。他站了起来,虽然比我矮20公分左右,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在哥哥大人身上都从未感受到的,威慑力。
 ”你、你是谁?”
 这样尝试着颤颤巍巍的发出声音。
 ”呼嗯~也对,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呢。”
 连笑声都仿佛出自自己的声带。
 少年和自己,大概是相性不合的人吧。
 少年将前额过长的刘海拨开,向标志性一般的,箭头形状的鬓角映入眼帘。
 ”啊...啊...”
 震惊到,失去言语。
 ”这样应该比较快吧?毕~竟是家族的标志呢。那么自我介绍,名字并不重要,我是一种「可能性」,或者说,我是你的「未来」。”
 不能理解。
 ”这么说可能难以理解,没办法,Ingo也说Emmet的脑袋不~怎~么~好~使~呢。”
 ”但是,”
 「他」的语气转回严肃。
 ”如果在不久的将来,Ingo结婚的话,你会怎么做,Emmet?”
 如果,如果哥哥结婚的话?
 那怎么可能啊!
 但是如果那是真的的话。
 哥哥大人属于别人的世界。
 没有哥哥大人的世界。
 曾经认为哥哥大人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,但是这个理念在对方的假设下支离破碎。
 对,我做不到送上祝福。
 我做不到将哥哥的幸福和自己的幸福画上等号。
 对方早就知道我的反应吧。只是笑着,只是笑着。就算如此我也无法逃避这个问题。
 如果得不到就毁掉他。
 ”我...会杀死哥哥然后自杀吧。”
 ”理~由呢?”
 声音刻意拉长到残忍。
 对,我为什么会这样。
 为什么哥哥大人的幸福并不等于我的幸福。
 为什么我无法原谅哥哥大人抛下我独自幸福。
 答案,不言而喻
 ”...我,爱着他。”
 ”果然是这样~呢,Emmet。你和Ingo,无论谁的轨道(routine)都偏离了哦。”
 就这样,笑着用言语作为手术刀开始解剖的少年,一脸什么都明白的样子。
 ”虽然表达出来的方式不同,你们确实用自己的方式恋慕着对方。但是,你们的轨道就算相接,也仅是无尽的莫比乌斯环罢了。”
 ”你们看不见除了彼此之外的事物,但是你们活在世界,便注定被此影响。如果莫比乌斯环断掉的话,会发生什么情况?”
 将只有一面的莫比乌斯环剪开,那么「一」就会重新变回「二」。
 ”只要有一方执意坚持维持一面的存在,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只有毁灭此环。”
 没有方法同时维持「一」和「二」,迎接的只有灭亡。
 就像两条轨道原本拼接成完美的圆,有一条却接通了外面的世界。
 想要接通就必须断开。
 那么旧有的路线便只能通向毁灭。
 ”哈...哈啊啊,这是怎样的谬论啊!”
 少年摇摇头,”永恒的封闭是不存在的,只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便无法避免。”
 ”胡说!”
 我尝试躲避自己一直在躲避的现实。
 哥哥一直看着外面的世界。
 可是我只有哥哥。
 所以我很不安。
 ”所以才有了「我」这样的「可能性」。在我所生存的未来中,你们两人中有一人结婚了。”
 ”......”
 他在,说什么啊!
 ”作为镜面的另一方,将他杀死之后自杀。父亲(father)死亡,而叔叔(uncle)被救了回来。”
 ”抚养我长大的是叔叔。每日对我忏悔的也是叔叔。所以这就是我存在于此的目的。”
 ”你们轨道的终点,并不应该是彼此。”
 少年如此坚定的说道。
 ”......”

 咔嚓。
 内心有什么东西崩塌了。
 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。
 外面的世界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我一点接触的兴趣都没有。
 ”Emmet君也,一定能够找到真正喜欢自己,而且自己也喜欢的人。”
 除了少年之外,有人在耳边低语。
 清脆的女音。
 ”那种人根本不存在,除了哥哥,会有谁喜欢真正的我啊!”
 仔细看到话,乘务室的椅子上,确确实实有一个”东西”存在。模糊能够看出人的轮廓,其他部分却怎样都看不清楚。
 ”如果有呢?如果有人被你无数次唾骂无数次忽视无数次无视无数次当成废物,也从来不放开想要牵住你的手呢?”
 ......如果是这样的人的话。
 我能够理解这样的人。因为「那种人」就是「我」,「我」就是「那种人」。
 ”啊啊,或许会爱上吧。”
 ”不是或许,是一定。”
 看不清的生物如此断言。
 ”真~是~的~你说的太多了。这就是爱么。”
 在一旁的少年插入了进来。
 ”总~之~Ingo大人现在正在焦虑的找你呢。赶紧去吧。”
 ”嗯。”
 我的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。
 所以讨厌我也没有关系。

尾声
 ”结束了?”
 在Emmet的身影刚刚消失的瞬间,乘务室另一侧的门被打开了。Ingo迈步进入。
 ”嗯,叔叔。”少年乖巧的点头。
 ”真没想到,未来最先切断联系的,会是Emmet。”苦笑着点上烟,Ingo帮着弟弟处理案头的各种事宜。
 ”是妈妈太强了吧。没办法啊,只要是涉及那人的事情,妈妈都很强。”
 少年随口接道,不明正体的声音再度响起。”因为没办法放下那个人不管啊。像照镜子一样彼此了解的人,怎样都无法抛下吧。”
 ”算了,叔叔这几天也很辛苦吧。”
 ”......”
 ”因为我是Emmet的孩子,因为我是Ingo叔叔养大的,所以我全部都知道哦。”
 恶魔一般的笑容。
 ”Ingo叔叔,从很久以前开始,就喜欢Emmet,就最喜欢Emmet了。”
 Ingo的脸刷地一下变得通红。
 ”所以,刻意的装作视而不见的原因,还是解释下比较好吧?亲~爱~的~叔~叔~”
 ”闭嘴,就算你是Emmet的孩子我也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 ”我马上就不在这里了。或许会四处旅行吧。总之,有机会的话再会吧,Ingo叔叔。现在,去找Emmet,把话都说清楚。我想,聪明的Ingo叔叔已经知道在哪里轨道开始错了吧?”
 ”啊啊,谢谢。”
 接着,快步的跑出乘务室。
 去找Emmet,自己的胞弟。

”说回来我和妈妈的戏份真是少呢。”
 ”没办法,本来就是为了让他们转变而存在的意义,所以舞台留给他们就行了。”
 ”差不多我们也要毁灭了,毕竟,在这个世界,我和妈妈这样的结局已经不会再度重演。妈妈也真是的,明明不用跟来的。”
 Emmet的「可能性」的具显,少年也变得模糊不清。
 ”嗯呵呵,只要是那人的事情,我都会情不自禁呢。”
 ”真像Emmet啊,你们两个笨蛋。”
 ”对长辈要尊敬啦!”
 这样,无谓的伴着嘴。
 ”...从一开始就明白,这是自我毁灭的行为,但是还是希望能有一个Ingo叔叔,Emmet和妈妈都幸福生活的世界啊。”
 ”所以这才是我们回到这个时间的目的吧?为了他们的幸福,为了自己的幸福,而否定自己存在的可能性。”
 ”因为所有人的终点只有一个啊。喂,妈妈,在这个平行世界里的你,仍然回找到Emmet么?”
 ”当然会了,这还用说么。我的轨道的目的地也只有一个。那么。”
 ”方向确认,准备Ok。”
 ”遵守规则,安全运转。”


 ”Emmet。”
 ”哥哥大人...?”
 Ingo在两人经常共进午餐的休息室找到了Emmet。深陷的眼窝,最近都没有好好休息吧。
 ”哥哥大人,对不起,我让您讨厌我了。”
 红肿的眼眶,哭着道歉,还用制服长长的袖子努力抹着眼泪。Ingo心中一疼,紧紧的抱住Emmet。
 ”唉唉唉哥哥大人不可以!这里是公共场合,做H的事情还请...”
 ”混蛋我是正常的!”粗鲁的回应着Emmet。
 Emmet闻着哥哥身上的烟草味,渐渐地平静了下来。
 ”对不起,Emmet。”
 ”对你视而不见,并非是讨厌。”
 ”那个孩子告诉了我我们现在的轨迹会通向的未来。”
 ”哥哥大人?”
 这不是做梦吧?Emmet如此想道。
 ”我在想如果切断联系,会不会能够给你一个更好的未来。可是果然,做不到。对不起,让你受苦了。”
 谜团,全部都解开了。
 并非讨厌,才会视而不见。
 而是深深的,深深的喜欢。
 ”再这样多呆一会吧,哥哥大人。”
 ”//这、这里不是公共场合么Emmet你个笨蛋!”
 尽管如此Ingo依然没有放开Emmet。
 ”对了哥哥,我会抽烟了。♡”
 ”味道怎么样?”
 ”不好。”
 ”......”
 ”对了哥哥,我会喝咖啡了。♡”
 ”味道怎么样?”
 ”不好”
 ”......其实我在等你说下一件事。”
 ”嗯?什么呢哥哥大人♡?”
 ”'我学会好好工作了。'”
 ”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大人太坏了!大鬼畜!我最讨厌你了!”
 ”那真遗憾。”
 Ingo抚摸着Emmet淡金色的卷发,突然想起来了一个问题。
 ”喂笨蛋,你理想中的女性是什么样子的?”
 对「自我存在」感到稀薄Emmet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。和哥哥大人比起来,自己既不显眼,也不优秀,自称也只是普普通通的「我」,对哥哥之外的存在而言,没有过于显露的性格,善变,没有定性,无常。
 ”像哥哥大人一样的♡!虽然以前或许会这么回答,但是现在的话果然,会是无条件爱着我包容我的女性。啊哈哈,不过Emmet咱觉得那种人不会存在就是了。哥哥大人呢?”
 自称有了微妙的变化,但是Ingo只注意到了自己被反将一军。
 ”我是维持地铁正常运转的零部件,并不需要那种东西。”
 ”什.么.啊.哥哥真是薄情♡”
 立即就被吐槽了。
 ”有人能够推翻它的话,或许会喜欢吧。”
 ”什么嘛!那不是比咱的难度还高么!难怪处男资历和年龄一般长呢~不过这就是咱和哥哥轨道的目的地了吧。”
 ”闭嘴。该回去上班了。”
 ”明白明白。”
 两人并肩走进乘务室。
 目的地已经确认,剩下的便是迈步向前。
 ”方向确认,准备Ok。”
 ”遵守规则,安全运转。”
 ””目的地幸福,出发进行!””
 ”哥哥大人也会说这么肉麻的话了?”
 ”闭嘴,笨蛋。”
 ”不要用烟头烫Emmet咱了啦很疼的!”


[over]

Category: 同人 | 浏览数: 421 | 上传人: LE
Total comments: 0
Name *:
Email *:
Code *:
Copyright MyCorp © 2017
Website builderuCoz